浙江快乐彩12选5规则

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常見問題 > >

魏民美亞太政策有苦難言

魏民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

奧巴馬政府上臺以來,打著“重返亞洲”的旗號,美國從經濟、政治和安全等方面“多管齊下”,全面加強對亞太地區的投入。美亞太戰略調整初期似乎進展順利,但實際上,美亞太戰略的結構性矛盾正逐漸顯露,西亞北非的動蕩局勢令這種矛盾更加突出。

國際金融危機后,美把振興經濟作為內政外交的核心任務。2010年美聯邦政府債務占GDP的比重升至93.2%,為二戰以來最高水平。國債總額超過14萬億美元,絕對是世界第一。美民眾主張美政府將有限的資源用于國內。

但經濟利益需要美繼續留在亞洲。作為唯一超級大國,美不能容忍被東亞區域合作邊緣化而蒙受經濟損失。亞太地區是美出口戰略的首選,2009年美國對亞太地區的商品出口達6180億美元,占美國全部商品出口的58%。美國也無法承受“退出亞洲”的后果。亞太同盟體系是美全球戰略安排的重要組成部分,如何處理與中國等新興發展中大國關系,則是新國際秩序的試金石。

西亞北非局勢動蕩打亂了美全球戰略部署,對美在亞太投棋布子形成新牽制。奧巴馬礙于國內民意,為避免重蹈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覆轍,不得不作出有限介入對利比亞軍事打擊行動的艱難決定,但在國內仍受到多方面批評。美政府在亞太地區一味進攻的態勢,將因西亞北非局勢而暫時告一段落。

對美國而言,這種進退兩難僅僅是一個開始。在經濟上,美國既希望在亞太地區搞一個新的經濟圈,但同時卻對中國經濟的發展越來越依賴。東盟對自身主導權的關注已超過對東亞區域經濟合作本身的關注。中東動蕩又給東盟上了很好一課,東盟在東亞合作機制中要鞏固自身主導權,這與美調整亞太戰略的目標是相沖突的。此外,日、印、澳等地區大國也不甘淪為二流國家。

總體來看,美國此輪亞太戰略調整表面上來勢洶洶,實則有苦難言。作為亞太地區上升最快的力量,中國的政策走向為各方高度關注。中國應著眼全局,爭取有利地位,確保和平穩定的發展環境。

浙江快乐彩12选5规则 手机上最赚钱的app是哪一个 福建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五洲彩票群 上海快3遗漏 河南快赢481中奖详情 秒速飞艇有没有技巧 扑克接龙 冒险岛那个职业最赚钱 浙江6十1开奖结果规则 这期福彩中奖号码